苏羽卿

你做你的盖世英雄,我住我的白骨洞

【all金】救赎(1)

填坑开始。别打我≥﹏≤

当第一束阳光从钉死的铁丝门外漏进来,这片昏暗而又充满血腥和阴谋的地方就注定发生一些出乎意料的故事。



“哇~好大的医院!”金围着医院大门绕了一圈,细细的观察了下,忍不住惊叹道“不知道这么好的医院却没有一个医生应聘呢……”金自言自语的进了大门。


——两天前
“什么!派我去外面医院实习!?”金一下拍桌子跳了起来,我我我我还没准备呢!!作为一个才刚刚从野鸡大学毕业的三流男医生,还偏偏学的心理系,一下子被派去传说中月入百万的学校,哇,美好生活在眼前展现~




“有人吗?我是来实习的心理医生,金!”金小心的推开大门,里面黑漆漆的,没开灯,金叫了两声,没人答应,只好一个人慢慢摸索着进去。“啊!”金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整个人冲了出去,本以为会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谁知碰到了一个暖暖的东西“咦?新来的小家伙?”眼前人眼底淡淡的蓝色和棕色的头发都让人想到暖暖的大海。






“这家医院没有医生哦~”“你是新来的吗?”“废话,你看他一个人,其他病人不会来着的。”金看着眼前人自言自语,愣了一下“我叫安迷修~”好像眼前人无视了金眼里的诧异,自顾自的介绍起来“我是did,精神分裂患者~”安迷修眼里闪过一丝红色,金知道,这是人格切换“着地方可都是穷凶极恶之人,不如跟着我怎么样?”安迷修把金压在墙上,一点一点贴近。






“……等一下!”就在他的嘴唇快要碰到之时,金大叫一声,推开了安迷修,拔腿就跑,看着迷失在黑暗里的身影,安迷修舔了舔嘴唇“我总归回得到你的。”“我觉得都行~”“你喜欢他吗?”“喜欢啊”“那就,得到他吧~”





“呼呼!”金扶着墙大口的喘着气,自己平时啥都不干,柔弱得要死,也不知道那时候哪来的力气推开了安迷修,虽然知道他因该不是坏人,但自己还是推开了对方。“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金恼怒的揉揉头发,他已经走了很久,但远远没到头的样子,偏偏还没灯,不知道哪里有路,终于在走了一小时左右,才发现有个秘密的小房间。





“那个,有人吗?”金轻轻的敲了敲铁门,看起来很结实门口有没吃完的饭,应该是住了人的,但迟迟没有回应,金忍不住又敲了敲们,结果也是一样。正当金准备放弃去找其他人时,里面传来一阵轻微的动静。金偷偷的从缝隙里看了看,只有一双暗紫的眼睛静静的看着金这个方向。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默默的远离了这个让人不舒服的地方。

唉唉!有楼梯!



……这里这么金碧辉煌真的好吗!一改黑漆漆的风格,登上二楼之后,仿佛皇宫一般的亮堂堂的大厅刺的人真不开眼。“哟,又有渣渣来啦?”正对方向的皇椅上慵懒的躺着一个人,后者只是眯着眼睛盯着金,后者就连动都动不了了。“……看来是没人了,尽然派这种垃圾来照顾我们”听着对方毫不留情的嘲讽,金攥紧了拳头。





嗨哟,不服?看着眼前突然放大的脸,金瞬间定住了。对方的气场死死的压着金。“……我,我才不是渣渣,我叫金!”“哦?也就会嘴硬”后者慢慢后退,金一下子瘫软在地,大口的喘气

“我叫嘉德罗斯。”





【all金】救赎(求救梗)

你们下一篇想看谁的啊,两人个人也行,想看多长,告诉我一下吧,感觉写的你们都不喜欢啊。。。

【all金】救赎之嘘,安静

突然发现粉丝破百,激动的填坑,讲真,你们不关注我不给小心心我都不想写了的说(委屈)

这篇主要关于嘉德罗斯,一篇一篇写,最后大结局有个反转哦,好好看完~

“你好,emm,嘉德罗斯?”金无措的搓着双手,白衣的衣角已经皱的不行,对面的黄毛被紧紧的圈在凳子上,铁链被扯的滋啦响“渣渣,滚!”金吓得站起来“那那那那个,别别别激动,我只是,我只是……”被嘉德罗斯瞪着,金一下想起了自己是被同事硬推过来的,顿时委屈了起来,莫名奇妙来受气,又不能拒绝上司,刚到这里就碰见个脾气暴躁的人还被瞪,凶死了……




“唔哇~~”金一下没忍住,大哭了起来,哭的嘉德罗斯都有点愣,明明自己还没动气,怎么就哭了“喂,渣渣,别哭了,吵死了。金越哭越大声,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好了好了,我错了,在哭我就真的动手了”嘉德罗斯被吵得耳膜疼,只好先找办法让他停下。“我…我只是…想帮你,没有…没有其他阴谋的”金抽泣的说,他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连说话都有些吃力。




“……”嘉德罗斯不说话,直勾勾的看着金,金眼睛哭的红彤彤的,脸也是,蔚蓝色的海里翻涌着波涛,像一只小兔子一样,嘉德罗斯想。“相信我!”金鉴定的说,嘉德罗斯笑了笑,一下挣断了锁链,用力掐住了金的脖子“这样,你还认为能治好我?”金努力挣扎着,不过丝毫没有想动手伤嘉德罗斯的样子,瞬间一群武装士兵冲了进来,抬枪就要打,金艰难的制止了他们,只是对嘉德罗斯笑,真丑,嘉德罗斯想。后者悻悻的收了手,杀一个不反抗的人,没意思,嘉德罗斯想。




“罗斯罗斯,你喜不喜欢吃烤肉啊,医院里没有烤肉,啊啊啊,好想吃~”
“罗斯罗斯,今天医院又吃青菜,连肉混都没有,好难过~”
“罗斯罗斯,我想跟你说话,我想吃肉,啊啊啊”
“罗斯罗斯,我没吃饱,今天我过生日唉,你有没有……”
“吃吧你”
嘉德罗斯不知从哪掏出一块烤肉径直塞进金的嘴里,吵死了,这小家伙,不就是没肉吃吗,我都这样好几年了,渣渣就是渣渣,嘉德罗斯想。看着金的满足的小表情,嘉德罗斯摸摸按了按剧痛的手
“谢谢罗斯!!”金冒着星星眼,开心的一下扑进嘉德。罗斯的怀里,然后有跑开了,嘉德罗斯很讨厌别人碰他,但他却有点留恋,刚刚的余温。






“……金呢!?”嘉德罗斯一把捏碎了桌子腿,锤碎了大门,大理石地板也微微颤动着,眼前新来的医生一下跪坐在地上,颤抖不已“啊啊啊,他他他今天生病……”“滚!!”那人连忙连滚带爬跑走了,金生病了吗?幸好,幸好不是因为不想跟我讲话了,嘉德罗斯想,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那个唠叨鬼,有点不习惯呢。




“渣渣,你怎么感冒了”嘉德罗斯嫌弃的对金说。“不知道,受凉啊切了吧”金一边打着喷嚏一边笑着说道“我可是很想嘉德罗斯,所以病都没好就回来了哦!嘻嘻\^O^/”嘉德罗斯笑着揉了揉金的脑袋“你就是个傻逼”我都知道,我可是很喜欢你的呢。嘉德罗斯,你怎么,也会有安静的时候啊。



嘉德罗斯篇,完。

【all金】救赎(序)

开新坑啦,记住我这个十八线不知名写手喲~

大概有个构想就是医生和精神病患者之间的故事吧

还没想好大概内容,只有个框架,近两天会写出第一章吧



嘉德罗斯——易怒症
敢碰我?不要命了?恩!?


格瑞——自闭症
…………你是谁?




安迷修——双重人格分裂症
我会喜欢你的,在下也是




雷狮——被害妄想症
离我远点,小鬼,本大爷不需要治疗。






主治医师——金





你的微笑,是我们的救赎





【嘉金】转世你已不再爱我(完结)

是时候该完结了吧……拖了好久,大家都快忘了吧。。

“你只看了我一眼,为此我却等了很久”
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你的呢?是你的金发,是你的蔚蓝色眼睛,是你的微笑是你的明媚,是你的一切一切,还有,你身边那个碍眼的存在……

安迷修躺在血泊里,他的小腹被洞穿了,血压不住,几次想撑着自己起来但双剑都被踩在眼前人的脚下。“说,他在哪”嘉德罗斯俯瞰着躺在地上的安迷修,后者又露出了他最为讨厌的那种微笑“阁下既然不喜欢他……为何不让给在下”嘉德罗斯皱了皱眉,金对他来说,到底是什么呢“你已经负他一次,不需要有第二次了,我已经告诉格瑞了,我死,或者不死,都不会让给你”


嘉德罗斯踩住安迷修的手“最后一次机会,告诉我,他在哪?!”安迷修大笑,牵动着伤口一直流血“就连格瑞都比你懂得爱他,你有什么资格被他爱!”嘉德罗斯愣了愣,眼里的神色捉摸不定“是,我是忘了很多,我不知道怎么爱他,怎么喜欢他,可是,他喜不喜欢我,接不接受我的喜欢,可不是你说的定的!”安迷修闭嘴不语,嘉德罗斯下不了手,暗骂一声,只能僵持在哪,突然……




格瑞向着安迷修给的地图在森林里穿梭,经过好几个隐蔽的路口才发现那个小屋,暗暗感叹安迷修的细心谨慎同时担心着金的安危,毕竟,那可不是个会乖乖呆着的主。格瑞小心的推开门,很温馨的小房子,但薄薄的灰尘似乎说着无人的事实,该死,果然逃跑了,这个不让人放心的小子。



“金?!我不是让你回家了吗?”安迷修吃惊的看着来人,但实在是动弹不得,又吐出一口血来“安迷修?你没事吧,你流了好多血!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太弱了,对不起……”金踉跄的冲到安迷修面前,小心帮他包扎,血从他的指缝宣泄,眼泪也无助的落下。金能感受到地上那人渐渐轻下去的呼吸“嘉德罗斯,你为什么要伤害他。”语气很冷,嘉德罗斯从中听到了杀意。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安迷修”
从第一次见面,金就记住了这个骑士,但他知道他们是没机会的,所以他装傻,装不懂,努力远离,可是啊,这个傻子尽然付出了生命,为什么

“为什么,嘉德罗斯。”
“……”
“你可以忘记我,你可以做你的王,你为什么要招惹我”
“……金”
“我不想听你说话,也不想看你伤害我身边的人”
嘉德罗斯一把拉住金,紧紧的抱入怀里,任凭他如何拒绝都不放手“金,我想起来了。”没有任何感情的一句话,淡淡的,却在金心里翻起了滔天巨浪“……什么?”
“我说,我想起来了,所有”一瞬间,金好像失去了所有力量,原来,从头到尾,只有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嘛。




“我不会说对不起,因为,那不是我。”金愣了下,但还是挣脱开,一声不吭的为安迷修包扎“我没下死手,不会出事,顶多躺两个月。”金依旧没有回答“金,这辈子,跟我走吧”安迷修在昏迷,但轻轻的拉了拉金的手,他不想让金走,各种层面。“嘉德罗斯,放开金”格瑞冷着脸从森林里冲出来,气势汹汹的拦在嘉德罗斯身前



“格瑞,罢了”金淡淡的说,格瑞呆住了,此刻的金,不像金“你想起来了,愧疚吗?还是旧情复燃,我不需要你的施舍,嘉德罗斯”嘉德罗斯笑了笑,把金再次搂紧怀里“我是我,嘉德罗斯,我说,我这辈子要对你好,听见没?”金的眼泪无声的落下“……好”“什么!?”格瑞大叫道“金,你想清楚了!”“格瑞,谢谢你,不过,无论什么时候,我都只会选择他吧”





嘉德罗斯把金带回了皇宫认了个主,算是交代了金是他的人,顺便救了下安迷修,都是金要求的,嘉德罗斯说什么都听金的,让他自己来


“你个死猴子,要对金好啊”安迷修缠着满身绷带,大叫道“啰嗦”这辈子,我当然会对你好,连带着过往,和未来

“最后还是放手了呢”安迷修自嘲道,不过,只要他能幸福,谁都无所谓,以后有要一个人了,有点小寂寞呢。






end

【嘉金】转世你已不在爱我(4)

无意义的    人生吗。   这可真适合我呢。
安迷修自嘲的摸了摸身旁熟睡的金。
我是为你诞生的啊,我是你一个人的骑士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忘了我呢,金?





多久没做梦了呢,嘉德罗斯。眼前一片狼藉,硝烟四起,自己的双手沾上的是谁的鲜血,温热的,一点一点,越来越多,擦也擦不掉。“杀人魔!”“妖猴!”“凶手!”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我不是!我是嘉德罗斯,是你们的王!







“安迷修。”金躺在沙发上,一不小心睡着了,睁眼只有一片黑暗,太黑了,金想。“我在。”安迷修抓紧了金的手,开了灯,“醒了吗?饿吗?还是有那里不舒服?”金只是紧紧抓着安迷修得手,黑暗恐惧症嘛,苍白的脸,冷汗直流。“安迷修……”安迷修愣了愣,把金搂紧“我在,我在”温暖的怀抱像及了那个人,让人安心的味道。小家伙又睡着了,我抱着他,静候天明。





“说,金去哪里了!是不是你们搞的鬼!”格瑞暴躁的掐着帕洛斯,雷狮也负了伤,“喂喂,都说了我不知道那只小猫咪去了那,我们都看见了,他跟着嘉德罗斯一起传送了,你有本事,找嘉德罗斯啊!”“哼!”格瑞冷着脸离开了,他比谁都清楚,金在嘉德罗斯那里,可还是抱着那么些幻想,看来找到嘉德罗斯更方便,可是,他有自己的担心。






“唔,几点了。格瑞……@”金揉着脸,外面阳光太刺眼,多半到了下午。“错!是安迷修,不是格瑞~”骑士端着烤肉和粥进来,购买菜单上没有,因该是自己做的。“抱,抱歉啊,安迷修,嘿嘿”金笑着接过饭菜,然后大呼小叫说超好吃,要给格瑞尝一下,安迷修淡淡的笑着,收掉碗筷不让多吃,然后和金打闹起来,享受着这对他来说来之不易的一切






对我来说,最难得的,就是和你在一起了吧。
我上千个日夜练习做饭,幻想着这在等我吃饭的你,做好的双人餐也总是凉了一份,可能是你觉得不够好吃吧,我想,要加油呢。于是我不断要求自己,要更好,要更强,要更完美,这样,他会把视线留在我身上多一秒嘛?





“金……”嘉德罗斯从梦里惊醒,身旁空旷的气息,望进眼里的只有黑暗,让这个天生的王也无措起来,我是谁?你是谁?为什么,我会那样难受。他对我来说,不过是个没有力量的废物,渣渣,但是,却又那样特别,一个特别的渣渣,特别的,那个人,是谁呢。。“算了,不想了,去找人打一架吧。”陌生的信息让嘉德罗斯很头疼,恨不得立刻进入战斗,这会让他放松一些,至少,可以不在为这种事头疼,也许吧。








“喂,渣渣团,你们看见特别渣渣了吗?”明明是想打架的,出口却又成了询问他的消息,安迷修太会藏了,找了几天确一点消息都没有“喂喂喂,放过我吧,我就是一个路过了,又不是什么无耻的情报贩子,都来问我干啥,我还会用冰花占卜的吗!”雷狮内心想,但是碍于自身安全,“没有,不过格瑞也来找过我们的麻烦,应该也是为那小子,说不定现在已经找到了,你找到格瑞不就行了”耶!为自己的机智点赞!雷狮想。







“格瑞,又是他,他一定知道些什么,那么,等好了!”




“安迷修,我想出门。”金小声嘀咕着,因为安迷修好像很不想让自己出门,可能是因为会受伤吧,安迷修真是个好人,可自己也是很厉害的啊,也学会了怎么打怪,也能快速逃跑,最主要的是和格瑞分开很久了,和大家也很久没见了,凯利和紫堂幻还好吗,有顺利通过考试嘛,嘉德罗斯他,还好吗……“……你知道的,外面还很危险,况且你的实力太弱,还有伤,很容易出事”金瞪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安迷修“求你了,我真的真的超想出门的”安迷修愣了愣,还是微笑着同意了






“出门可以,不过你只能跟着我出门,听懂了吗?小麻烦王子”“你才是麻烦!我很厉害的!”“是是是”如果能这样一辈子就好了。


【那就把那些碍事的都杀掉!】
闭嘴,他们都是金的重要的人,我怎么能
【那你就永远只能看着他们!永远没有你的位置!】
可是,我发誓不伤害无辜的人,这有违我的骑士道!
【他们手下的冤魂无数!好人?无辜?他们罪该万死!
只有金
【只有金】
夺回来吧,属于我们的一切


【嘉金】转世你已不再爱我(3)

出去旅游换了手机忘了帐号只好回来更,希望还有人记得我哈哈,来自不负责的某晶晶





夜很深了,金谁在洞最里面,点着微小的火苗睡着,风不合时宜的吹着梦中人,嘉德罗斯并没有睡着,他解下自己的围巾随便裹到小家伙身上,自己也许是疯了,嘉德罗斯想。






“谁!”嘉德罗斯靠在墙上,外面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感知,突然一发子弹破风而来,直冲金去,后者显然来不及反应,只能勉强躲避依旧划伤了脸,不严重却血流不止,很快染红了金的脸颊。
“至尊宝,这一剑,我还了!从此,你我,再无瓜葛!”
不,不行,陌生而又熟悉的场景涌入,嘉德罗斯情绪开始暴动,一棒子下去,三里之内万物具灭,这,就是王的威力。







“嘉德罗斯!醒醒!冷静!”金踉跄的冲到一身戾气的嘉德罗斯旁边,然后毫不犹豫的抱住他,求求你,千万别有事,求求你……
“无论几世,至尊宝,我不会忘记你,恨也好爱也罢,我不会忘记你”
等到嘉德罗斯再次清醒过来,已经是好几天后了,身旁的小家伙也不见踪影。
(在下带走了金殿下,他伤的很重,你做的。)骑士的纸条,我必须找到他,问清楚,嘉德罗斯想。







“唔,好疼……”金挣扎的做起来,他打量了四周,一个亮堂堂的小屋子,简洁但什么都有“醒了?那来吃饭吧”安迷修笑着把饭菜都端进来,金被包扎成了小粽子,只能哀怨的看了看后者,安迷修耐心的喂他,喂的金都像吐了才罢休。







“是在下把你捡回来的,还以为救不回来了,花了我好多积分,你要怎么还我”安迷修一脸人畜无害却说着让金汗毛耸立的话,看着金冷汗直出,安迷修才笑着说“开玩笑的啦,你那点积分我还看不上呢”金心里默默为自己排名垫底而庆幸。“要不要出去逛逛?正好补点积分”还没等金回答,骑士就公主抱踩上剑出门了。





金说“mmp”







我知道你只记得嘉德罗斯,可现在,我会带替他。




















【主嘉金】转世你已不再爱我(2)

卷入了一些小事,不过一个写手,无论如何都得把他的东西写完,恩!


回家的路总是一波三折,越是不想来什么,越是会发生些什么,正当格瑞和金急急忙忙赶回家时,熟悉的雷光闪耀,而且,似乎是朝着他们来的“雷牢!”狂雷瞬间困住了格瑞,隔开了金,格瑞暗叫不好,绿色的元力毫无保留




“看看,小老鼠和大猫咪,果然跟着安迷修那个蠢货总是有收获的”雷狮笑着说,“佩利,卡米尔,拦住他”雷狮冷冷的说,可格瑞毕竟是大赛第二,他们两人联手也有些吃力“有点意思,我来会会他,帕洛斯,你懂的”“是,雷狮老大”



金眼皮一跳,连忙用了矢量冲击,可后者身影一灭,是分身!“糟糕”格瑞一咬牙,打算跟他们拼了,金以为必死的时候,却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你们还真是只会报团的渣渣”金愣愣的看着眼前人,跟他一样耀眼的金发,金色的眸子里满是狂妄和嚣张,金色的围巾随风飘舞,眼下的黑印记,还有那个熟悉的金箍






“猴子,你来了……”“哈?你这渣渣叫本大爷什么”嘉德罗斯刚想发火,看见后者蔚蓝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看着他,顿时消气,只好举着棍子发火“渣渣,格瑞是本王的猎物,别用这种下三的手段恶心我”雷狮皱了皱眉,格瑞也在此时破了包围圈








“给我,嘉德罗斯”格瑞阴着脸,对嘉德罗斯低声到,雷狮一伙饶有兴趣的看着第一和第二对持,双方元力暴动,雷狮在一旁也蠢蠢欲动,突然一阵怪异的空间波动传来,格瑞赶忙向金冲去,而嘉德罗斯也急忙后退,金看到的最后一幕是格瑞怀疑的神色,没错,他可以跑,但是,他没有







“你这渣渣,是不是只要留着你,格瑞就一定会来?”嘉德罗斯和金被穿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不知道”嘉德罗斯眼神一冷“但但但我会做很多事,会烧饭会做家务什么都会,所以,别丢下我……”嘉德罗斯总感觉那里见过金,也不是真的讨厌金,他心里,总有一个金发女子哭着说别走。嘉德罗斯烦躁的挠挠头,算是默认了






“谢谢!我我,我去烧饭!”金说这就要出去,嘉德罗斯一把拉回他“等等,先找个地方住。于是暴躁的猴子不费吹灰之力占领了一个,洞穴,恩。





【主嘉金】转世你已不再爱我(1)

为了洗请我的嫌疑,来吧,首发


微风吹着草地,带起了男孩耳边的碎发,他抬起手,好像不怎么在意“走么?”银发的男孩站在山坡上,金发的男孩坐在山腰,抬头是无边无际的星空“恩,好”




“别走,五百年,我等不起了!”女子的白裙被风吹起,耀眼的金发随风浮动,她哭着对眼前人说可后者确实义无反顾的离开
“若有来生”这是他最后一句话

不知道第几次做这个梦了,金苦笑道,天色还黑,借着月光,他打量着身边人,好看的脸庞,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的胸膛,银色的碎发温柔的躺在枕头上,金抬手摸了摸,自家的发小前世是自己的敌人真是莫大的讽刺





“怎么,做噩梦了?”格瑞把金的手攥紧,他轻轻搂住了眼前的小家伙,这是金,是自己这辈子最爱的人。金钻进格瑞的怀抱,管他呢,金想,先睡一觉再说吧


天光乍破,格瑞早早的起了,买了不多却均衡营养的早饭,虽然金不是第一次跟着格瑞吃饭了,可是看见他这样挥霍积分还是默默咋舌“那个,格瑞,我们可以不用这么多的啦”“你在长身体”格瑞拉着金坐下,两个人默默吃着早饭。



(森林)金急忙躲避一只突然出现的猛兽,反手一个矢量冲击,没打中,落地时蹭破了左手,伤口不大却血流不止。远处的格瑞皱了皱眉,绿色的刀刃冲天而起杀了罪魁祸首“没事吧?”格瑞紧张的扶起金,然后急忙买了绷带和止血药水“没这么严重的啦格瑞,我不想拖你的后腿!格瑞没说话,只是轻轻的帮他包扎,然后带着他离开。看着身旁人的侧脸,金心动了,他挥舞刀刃的样子真好看,怪不得连他都沦陷了,金想。




一把蓝色的细刀带着冷气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后者踩着黄剑飞行而来,他在两人身前停住“抱歉了,在下不会容忍你伤害弱小的,所以,把他给我吧”金呆呆地看着来人,想天神降临一般,想当年来到他眼前的少年一般,青春,善良,帅气,看来是错认了我和格瑞的关系啊,金想。“我和格瑞是最好的伙伴哦,不过还是谢谢你呢!”金对着安迷修笑了下,一瞬间所有东西都黯然失色




“原来吗想看来是在下失礼了。在下是安迷修,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从剑上下来,他抬起金的手看了看“是毒兽,你中毒了,虽说毒性不大但却能让你一直失血,在这里还是很危险的”说罢他从自己怀里拿出一瓶药水,递给金“这是解毒剂,如果信得过在下的话就喝掉吧”安迷修笑着说,金觉得他很像他,真的很像,于是毫不犹豫的接过了,正要喝时却被格瑞拦下了,他对格瑞摇摇头,一饮而尽“有些苦,给”骑士往金手里塞了什么,然后转身离去了,金摊开手掌,是两颗糖,吃进嘴里,甜甜的



















【主嘉金】转世你已不再爱我(求评论求热度

最近看大话西游,真的感触特别深,就想写这个梗,前世螺丝是至尊宝,金是白晶晶,格瑞是紫霞的狗血设定,今生只有金一直记得螺丝,你们想看的话给我评论和小心心好不好,不然写了没人看就好尴尬